有了他們,防疫的聲音傳得更遠了!

時間:2020.02.11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派翠克


1905電影網專稿 69787塊,這是2019年底中國城市院線電影銀幕的數量。但在鄉鎮和偏遠地區,還活躍著一批放映員,他們一人、一車、一喇叭,將電影送達到城市院線無法觸及的角落。



閑暇時節,這些放映員們在鄉村文化站、廠礦集合區、城鄉結合部為觀眾們帶來精彩的電影;在農村趕集逢圩、廟會族祀、農節慶典的時候,又和其他活動一起營造濃厚的氛圍。



但在非常時刻,他們則駕駛著放映車,及時傳遞最新消息,仿若現代的騎士。


疫情發生后,許許多多的公益放映員暫停了放映活動;然而他們的放映車卻仍然駛向偏遠的牧區、崎嶇的山路、分散的村落當中,力圖通過“流動喇叭”讓疫情防控的相關內容傳達到家家戶戶。


我們聯系到了四川和內蒙的放映員,在他們趕路間隙撥通了電話,聊一聊他們這段時間的經歷。


這些放映員們披星戴月,從往日里的熱鬧變成如今的獨行俠客。其中一位放映員說:“我能做的事情就這么多,當然要行動起來。”但他們和他們的放映車一起,成為了這個時候偏遠村落里最重要的聲音,讓村民們做出改變,珍惜健康,熱愛生活。 以下就是他們的故事。


1


四川省和成都市連續多年排在全國各省與各市年度票房收入的前10位中,但四川卻有3130余名農村公益放映員遍布巴蜀大地。這些放映員中,有村干部,也有商場超市的員工,甚至還有鄉鎮醫生。


王世珍便是這3000多位放映員中的一人。和其他放映員單槍匹馬不同,從1987年開始她和自己的丈夫陶洪組成“夫妻檔”,到現在已經在鄉村里放了34年的電影。 電話中的王世珍聲音年輕,說話也是直接干脆,短句居多。她的微信頭像,便是一張自己靠在放映車邊的照片,臉上洋溢著快樂。


放映員王世珍


她所在的攀枝花市位于四川省的最南端,被橫斷山脈、大涼山、大雪山包圍著,散落著不少村鎮和民族鄉。王世珍如今負責仁和區的放映,在她的放映范圍內,還包括6個彝族村。 往年的春節,王世珍總是非常忙碌。除了放電影,白天她會幫老鄉們做家務,還會幫著做飯。丈夫陶洪也會幫老鄉們干活。放完電影,夫妻二人會和老鄉們一起跳舞,人又多又熱鬧。 這樣的日子,往往是一次要去4個或者8個村子放電影。每次去到自己負責的村鎮,王世珍干脆帶上了帳篷,晚上就地安營扎寨,做一頓飯,第二天收起帳篷奔赴下一個村落。


王世珍丈夫開放映車


但這個春節不太一樣了。1月31日,在暫停電影放映后,王世珍決定加入宣傳隊伍,去到攀枝花的這些村鎮里,進行防控疫情的宣傳。 “反正我們是干這行,就喜歡放電影!放了幾十年電影。心里就想到要幫政府宣傳,出一點微薄之力。”王世珍的話樸素有力。“這是我們夫妻的義務。” 放映車喇叭聲音大,王世珍也特地把車子開得慢一些,確保村民們都能聽到疫情防控的知識。為了能覆蓋更多的地區,她每天要和丈夫開100公里的土石山路。


防控疫情宣傳車


看到村民們買菜、去地里面干活,王世珍不太放心。“我說要把口罩戴起。他們村民都說沒有口罩,我說那我教你們做吧。”她笑稱自己家屋里面人多,都能干,出門的時候還帶著自己做的口罩放在車上。


王世珍教村民自制口罩


采訪王世珍的當天恰好是元宵節,她仍然不休息,繼續上路,讓更多的村民們做好安全防范意識:“只要跟著工作路線走,村民們都聽得到!我們一定要宣傳好。”


2


攀枝花位于四川省和云南省的交界處,居住著42個民族,44個鄉鎮的351個行政村中,有103個少數民族行政村。這些少數民族村鎮大多散落在山中,海拔最高的定居點達到了2600 米左右。


攀枝花鄉村風貌


安順國便是一位負責距離攀枝花市區156公里的鹽邊縣的電影放映員,而且是位土生土長的彝族人。 撥通安順國電話的時候,聽筒傳來了陣陣音樂聲。這是他獨自開在山路上時的消遣方式。他自己的孩子不太放心父親獨自開車走山路,但把這條路開了無數遍的安順國還是拒絕了孩子陪同他的要求,選擇一個人慢慢地經過這些村鎮,讓村民們聽到漢語、彝語的防疫措施宣傳。


流動放映車改成防疫宣傳車


“武漢出現這些疫情,我就感覺到我們這些地方有點邊緣。山里邊吸收不到很多信息。我擔心大家可能聽不到外面的信息,再加上我本身放電影,對這些山上山下哪里有啥子我比較熟悉,我就覺得應該開著放映車把這些信息到處宣傳。”安順國這樣說明自己要加入志愿宣傳的原因。 已經放了11年電影的他當初是主動報名,通過考察和培訓才成為的放映員。對于這份工作,自覺有種使命感。


安順國放映工作照


從衛星地圖上看,安順國負責的共和鄉在雅礱江畔的山里,17個在山溝溝里的村子通過崎嶇的道路相連。他負責的另一個紅寶苗族彝族鄉在共和鄉的西邊,更是地無三里平。離他家最近的一個村共和鄉納底河村需要他開一個多小時的車才能到。 “我們少數民族有些聽不懂普通話的。很多老人,普通話說的這些含義他們不懂。所以看到了我們,可以跟他們講起,聽我解釋。”安順國這個時候才告訴我,他也是少數民族,防控疫情的宣傳更少不了他的一份力。


放映車正在播放彝語版防疫措施宣傳語


疫情防控的宣傳自然和放電影不一樣。以往放電影,安順國經常出現在當地各種慶典上,村民們辦酒,也一定要請安順國來放一場電影增添喜慶氣氛。但現在,他只能開著車在公路上轉,務必讓村民們都聽到相關的內容。 “現在總覺得我們有這個責任,所以不能去別人家吃頓飯,喝個水。我不能。”


      曾經哪里熱鬧就會出現在哪里的安順國現在覺得有點冷清。但是他相信,過了這段時間之后,鄉村一定會恢復往日的歡歌笑語。“我覺得現在我就是應該干,趕緊去,走到哪里也不覺得累。”安順國這樣說,掛斷電話他又要上路了。


預告:之后,小電君將繼續講述內蒙古牧區更多奮戰在防疫宣傳一線的電影放映員的故事。


文/派翠克

河南11选5app 全民内蒙古麻将作弊器 app看广告赚钱 辽宁十一选五 百灵德州麻将 欢乐捕鱼人下载 快速赛车 小食品代理赚钱 广西十一选五 千图网可以上传赚钱吗 装修行业卖什么最赚钱 踢球者即时指数 捕鱼游戏捕鱼怎么玩 比分网球探m.win007.com 阿根廷比南非赚钱吗 竞彩比分如何投注 运城跑出租车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