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一鏡到底”,長鏡頭影片有多神奇?

時間:2020.02.11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文小佳兒
薩姆·門德斯在電影劇本的首頁上寫下了這句話


1905電影網專稿 “我想用真實的時間順序講述兩個角色的故事,并以一鏡到底呈現。”編劇兼導演薩姆·門德斯在電影劇本的首頁上寫下了這句話。


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已于2月10日落下帷幕,由薩姆·門德斯執導的“一鏡到底”戰爭題材影片《1917》坐擁10項提名,最終斬獲最佳攝影、最佳音響效果、最佳視覺效果三座技術類大獎。



71歲的攝影大師羅杰·狄金斯 也在奧斯卡的第15次提名后,憑借《1917》的自然光和“一鏡到底”的拍攝方式拿下最佳攝影,繼2018年的《銀翼殺手2049》后,第2次捧回了小金人。



影片目前已官宣引進中國內地,具體上映時間待定。


雖然此前在“奧斯卡風向標”的金球獎上,《1917》一舉摘得最佳影片,且在頒獎前的奧斯卡預測中,有不少媒體和影評人都看好這部影片,然而最終它卻與最佳影片失之交臂。但其長鏡頭的技巧性表現方式,以及在技術實驗下對沉浸式視聽的探索,在以往的影片中都是較為罕見的。



影片《1917》聚焦第一次世界大戰,影片故事靈感來源于導演祖父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在前線做傳令兵的真實經歷。



電影講述了一戰時期兩名年輕的英國士兵臨危受命,徒步穿越火線,在8小時內前往9英里以外的一處英軍陣地,傳達停止進攻的指令,避免1600名士兵陷入德軍陷阱的故事。 電影最大的看點是全片119分鐘大多使用自然光和外景“連續拍攝”的手法,為觀眾呈現出“一鏡到底”的視覺體驗。



但其實,影片的“一鏡到底”實為“偽一鏡到底”,電影由幾十個長鏡頭組接而成,再利用后期技術處理和巧妙的轉場,使得影片看起來像是從頭到尾連續拍攝而成。 導演薩姆·門德斯稱該片每組鏡頭大都長于5分鐘,有個8分鐘長鏡頭拍了56次,并坦言“《1917》的拍攝難度是普通電影的5倍。”



由于影片在最終成片中是“一鏡到底”的呈現方式,需要全劇組導演、演員、攝影組、燈光組、特效、爆破等多個部門精確到秒的配合。為此,劇組特意準備了兩份劇本,一份是普通文字劇本,另一份則是注明全場人員走位、攝影機運鏡方向等配置的地圖劇本。



在正式開機拍攝前,整個劇組花了6個月的時間進行彩排,為保證拍攝的質感,還必須選擇在陰天進行拍攝。



 由于劇情需要,主角一直在不斷的移動中,場景涉及戰壕、彈坑遍布的戰場、小鎮廢墟、河流等。


電影在拍攝過程中采用大量對的手持、機駕、車載帶著穩定器的攝像機攝影,在面對有急流、有低洼、有戰壕、有布滿死尸陣地的場景時,導演為保持拍攝鏡頭的連貫性,有時需要用威壓吊起攝影師和攝像機進行拍攝。



影片中“廢棄小鎮夜晚”的片段十分震撼,滿目瘡痍的城市被火光和炮彈照亮,熊熊烈火肆虐。小鎮中燃燒的教堂和之前一同出發的隊友布雷克營救敵軍士兵,卻被對方用利器刺死相關聯,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斯科菲爾德主觀信仰的坍塌。



在拍攝過程中,攝制組特意按照比例搭建了一個微縮模型。此外,為營造漂亮的光影效果,攝制組甚至還一一設計了每顆照明彈的運動軌跡。影片中的照明彈不是被發射出來,而是掛在懸空軌道上被繩子拉著走的。



《1917》通過鏡頭跟隨兩位主角運動,使觀眾“親臨”100多年前的一戰戰場,將原本虛構的時間線變得異常真實,在一定程度上也強化了對于電影故事的表達。


《鳥人》


提及長鏡頭影片,不得不提的就是獲得第87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原創劇本、最佳攝影四項大獎的美國黑色喜劇電影電影《鳥人》。



電影《鳥人》同《1917》一樣,也是采用的“偽長鏡頭”手法。電影全片時長119分鐘,后期拼接而成的“單一連續長鏡頭”時長就達到了103分鐘。 電影大部分場景都是在百老匯的圣詹姆斯劇院內拍攝。影片正式開機前,導演亞利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圖和攝影師艾曼努爾·盧貝茲基特地在位于洛杉磯的片場搭出了一個“圣詹姆斯劇院”,模擬拍攝過程中的各種場景轉換。



為達成“一鏡到底”的視覺效果,即使是影片正式開拍后,拍攝的排練過程也并沒有停止。影片攝影首席助理Greg Tavenner:“我們通常正式拍攝前先排練一場戲6到8小時,(然后)我們傾向邁開步伐拍大約17到18條。” 


影片最重要的事件節點是瑞根在紐約街頭裸奔的戲份。男主瑞根因戲服被門夾住,不得不只穿一條短褲在時代廣場狂奔到劇場演出,卻意外收獲觀眾好評。恰恰同影片副題“The Unexpected Virtue of Ignorance”相照應。



這場戲份從晚上8點半開始實拍,共拍攝了四條。除主演外,共有四人跟隨,另有八位制作助理疏導現場人流,才將該片段拍攝完成。



影片運用超長鏡頭的表現方式,將多個時代的社會思潮和大眾審美巧妙連接,通過過氣超級英雄扮演者瑞根在百老匯舞臺上的最后一搏,反映了現代人的社會焦慮以及對個體存在感的渴求。 


華語電影中,也有這樣一位擅于使用長鏡頭拍攝影片的導演,他就是導演畢贛。畢贛迄今共執導過2部院線電影,兩部影片中均包含了30分鐘以上的超長鏡頭。


《路邊野餐》 


“為了尋找你,我搬進鳥的眼睛,經常盯著路過的風。”畢贛導演執導的電影處女作《路邊野餐》斬獲第68屆洛迦諾國際電影節當代電影人單元最佳新導演銀豹獎。影片中詩意的表達,時空交疊的影像以及長達42分鐘的長鏡頭,讓不少業內人士為之驚嘆。



影片講述一個生活在貴州凱里的鄉村醫生,為了尋找侄子,來到陌生的小鎮,在這個亦真亦幻的小鎮中,他與逝去的愛人在一個神秘時空獲得重逢的故事。
 長鏡頭在影片中被大量使用,最為人所稱道的就是其中長達42分鐘的超長鏡頭。拍攝過程中共拍攝了三次,由3個攝影師交替完成,實際拍攝了60分鐘,最終選擇了第一次拍攝的素材。



影片中隨處可見對時間的隱喻,衛衛在墻上畫的鐘表,花和尚開的鐘表店,逆時針轉動的鐘表,故障的電風扇,時而走時而停的交通工具,歌廳的燈光、流行音樂等。



在40分鐘的極端長鏡頭中,導演將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時間線打亂后重新拼接,將鏡頭里只言片語間的線索都串聯起來,在虛擬的小鎮蕩麥營造了一場盛大的夢境。



《地球最后的夜晚》


《地球最后的夜晚》曾入圍第71屆戛納電影節“一種關注”單元,并憑借“一吻跨年”的營銷方式,使得影片首日預售票房直逼1億。該片也是華語電影中長鏡頭影片的一個典型代表。



《地球最后的夜晚》更像是《路邊野餐》的全面升級,都是導演扎根于故鄉貴州凱里的創作,故事發生的地點都是虛構的小鎮蕩麥。 電影是一個關于愛情、背叛、欲望、信念的故事。影片片長130分鐘,前半段是一個非線性的故事,后半段則是用近一個小時的3D長鏡頭演繹了一個夢境。



12年前,羅纮武再次回到貴州,在追查好朋友白貓的過程中,一個神秘女人進入他的世界,現實與夢幻開始交織。


在這個長達70分鐘的長鏡頭中,觀眾跟著羅纮武,從礦井隧道,到打乒乓球,到下山索道,到蕩麥小鎮,遇到了萬綺雯/凱珍室內室外不斷穿行,人物遞次出現,拼接出了主人公近乎一生一瞬的悲歡離合。



像《1917》《鳥人》《路邊野餐》和《地球最后的夜晚》這種包含30分鐘以上的超長鏡頭較為少見,大多數影片中所出現的長鏡頭基本都是固定機位,除了搖以外沒有過多的鏡頭運動,全靠演員的調度,顯得相對自然,運用范圍也更為廣泛。 


《阿飛正傳》


王家衛風格的確立之作《阿飛正傳》,其影片結尾謎一樣的3分鐘長鏡頭一直被奉為影史經典。



張國榮飾演的旭仔阿飛在一列異國火車上被人槍殺后,梁朝偉飾演的另一個阿飛出現。 在這三分鐘的鏡頭中,梁朝偉沒有一句臺詞,在淡淡的音樂中,修指甲、穿西裝、裝鈔票、梳頭、看手表、關燈、離開,精心打扮自己準備出門,繼續上演著無腳鳥的故事。



《被光抓走的人》


2019年末上映的電影《被光抓走的人》結尾處的長鏡頭時長在3分鐘左右,將最真實的生活照搬到大銀幕上。



 張燕在一個房間,武文學走到另一個房間,之后兩人共同走到廚房,夫妻將矛盾釋懷后,重歸于好。 影片的最后,武文學一家人一起吃飯的固定長鏡頭將人物處于黑暗的邊緣,主體卻是光亮,象征著家庭美滿,感情美好。



這幾部包含長鏡頭的影片,你都看過幾部呢?


文/文小佳兒

河南11选5app qq麻将规则及番种介绍 当下干什么上手快赚钱 球探即时篮球比分 养肉鸡的前景咋样能赚钱吗 有币可以赚钱吗 球探网即时赔率 深圳风采 魔兽世界英雄榜 棋牌游戏有什么好方法赚钱 大众麻将四人麻将下载 比分直播500万电脑版 大学门口开串串赚钱吗 梦幻西游持国童子商人赚钱吗 皮皮游戏星悦广西麻将 脱兔电竞比分网 华为彩票安卓